雲林濁水溪沙害 天天沙塵暴
【朱真楷/台北報導】三月廿一日襲台的大陸沙塵被稱為「史上最大沙塵暴」,但許多人不曉得,雲林的沙塵暴才恐怖。雲林最「沙」的一天,空氣懸浮微粒指數飆達四三○六微克,比這次大陸沙塵最嚴重的一七二四微克,整整高出二.四倍。每年十月至隔年三月,東北季風來臨時,雲林人就得過「吃飯拌沙」的日子。

依環保署標準,只要空氣懸浮微粒指數逾一五○微克,就會對健康造成不良影響。雲林近十年空氣檢測報告,年年都超過標準,甚至從前年開始數值飆到九五二微克;去年十一月二日,環保署在崙背鄉測到二五三二微克;雲林縣環保局更在濁水溪旁測到「破錶」的四三○六微克;周遭的斗六、台西也接連破千。

崙背二五三二微克 比下士林  

日前士林測到的沙塵暴數值一七二四微克已被形容為「史上最大」,那麼雲林人恐怕很難找到其他形容詞,來代表故鄉的這場劫難。

這場大自然的反撲,來自孕育台灣農業發展的濁水溪。主管濁水溪下游的水利署第四河川局長姚嘉耀指出,「除旱期延長造成河床裸露面積擴增外,集集攔河堰的設置,及農民在河床上種植作物都是肇因」。

建集集攔河堰 造成溪床裸露

雲林環保聯盟總幹事廖冠貿講得更白。他說,民國九十一年經濟部為供應台塑六輕用水,在濁水溪建造全台最大的集集攔河堰,形同將河床一刀切下,把上游水直接輸往六輕,讓下游乾涸一片,枯水期流量從七十降到三十(每秒/立方公尺),「水量小得像水溝,露出來的河床砂石只要東北風一吹,就是沙塵暴!」包括西螺、二崙、崙背及麥寮鄉都深受其苦。

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副局長江明郎進一步指出,攔河堰以下的地區,因揚塵區裸露面積從過去的七一七公頃,暴增到現在達一五○三公頃,沙塵問題當然會嚴重。另一方面,在河川局放任下,許多非法佔用河川地濫植西瓜的農民,每年冬季在河床「整地」翻鬆沙土,更是沙塵暴幫兇。

河床地整地種瓜 沙塵暴幫兇

無奈的是,面對「沙害」,中央、地方皆束手無策。姚嘉耀說,河川局整治三年迄今仍未找到有效辦法;現在就等今年汛期完,要在下游的自強大橋附近設置攔水土堤試圖把水擋住,「淹過」乾涸河床,應當能解決問題。但地方人士直言,設攔水土堤等於滅了瓜農生計,「地方民代不出面阻擋才有鬼,河川局的計畫鐵定滅頂!」

民進黨雲林立委劉建國則說,不僅濁水溪,政府也準備為中科四期在烏溪蓋大肚攔河堰,等於要複製相同災難。因此日前他已提案修法,將「沙塵害」納入《災害防救法》,盼能力阻災害一再發生。(資料來源:中時電子報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focus/0,5243,50104819x112010032800109,00.html)

2010-03-28